人终将会被年少不得之物而困其一生,那困住我的是什么呢,是那个被毁坏的模型机,还是那个通过我胡搅蛮缠落入我手的遥控汽车,又或者是站在书摊前面终是没有买下的那本课外书?

痴迷内心的旁观者

不知道如何能够表达这种感觉。从没有一本书像加缪的《局外人》这样给我带来如此之大的震颤。整本书中的文字犹如光线一般逼得我睁不开眼。我甚至无法想象出文字组成的画面,第一次,我的大脑失灵了。

一定是可笑可耻吗

 首先这个是我们初三寒假作业!论文格式我还不清楚,也没有注意(初中不会管的)所以切勿过于喷!还有可能有点夹带私货,后面一部分文学性比论述性突出,当做随笔看吧。

当下的节日

  当下的节日,正面临被现代社会异化甚至解构的风险。枯燥无聊的春晚,渐趋淡薄的年味,是成人们时常谈起的惋惜与慨叹。我好像没有完整看完过一次春晚,却对成人们口中曾经的精彩心驰神往。

比较戏剧性的一天

 上午和下午还是日常的写作业,玩手机,码文。

Acquaintance

  “你好,结婚”
  这是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在加他的联系方式之前我就在构思该以怎样的方式开头。

奇奇怪怪的上学梦

  离高考还有30天,我们进行了最后一次模拟考,我排在班级16名,但是班主任还是对我的成绩不满意,我也很惊诧为什么她是这种反应。

关于“你”的事

我一整天都因为你焦躁不安,昨天的事对我的影响太大了。我到底是在害怕担忧些什么呢?

不属于我的烟花

今天妈妈说要等零点放烟花,让弟弟去准备,我就先去洗澡了,结果洗澡前弟弟让我搬烟花,我说我要洗澡,弟弟说那我等你。洗完澡已经十一点四十几了,我还要吹头,就和弟弟说你先准备,我还得吹头。

墓地般的沉寂

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我始终是被外在的力量裹挟着,半推半就地向前走。我从小被视为一个乖巧的孩子。

成长的代价

  堂哥和我(女生)差不多年纪,住在同一栋楼里。小学五六年级时,一种奥特曼的小卡片在学校附近的小卖部里很流行,放学孩子们都疯抢。

有一个好爸爸有多幸福?

  同志们好,我想分享一下我的爸爸

愿望

  我跟我的母亲是非常不合,我俩年纪相差三十多岁,我两个亲哥都三十多了。

真是孽缘

回家第二天的时候,中午主食是久违的馒头而不是米饭🍚。

泪腺发达

  我特么也不知道是内心太过脆弱还是咋地的,就控制不住,家里最近来了个熊孩子,我姑家的,我姑挺好的咋就生出他这么个小王八犊子!

谢谢陪在身边

 一个人在家,除夕前夜
 最热闹最欢快前的最寂静

他们还是在一起

窦寻,我理解他,心疼他。

给春晚导演的12点建议

集体舞不要整那么多,留一个就行,整那么多人花里花哨多闹腾啊,多安排个人舞,大家都是来看美女滴。

立于两条道路之间

前几天把李盈春翻译的《樱花秘密基地》又看了一遍。

雨夜

我时常在深夜行走。

关于或许有或许没有的未来

  我看到粉丝数又涨了,心里过意不去,写一点东西。如果您还要关注我的话,我当然没有意见,但是不说明白我觉得良心有愧。

珍惜

       我叫沈落,有一个弟弟沈青。

阳光照亮我的前程

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,耳边放着鹿先森乐队的《你喜欢海却不喜欢山》。我料想她是个聪明的女孩,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给我的启发。

如果声音不记得

       绚烂以后,便是消散;烟花会谢,笙歌会停,显得这故事尾声更动听。

书店二三事

  我在的小县城只有那一家孤零零的新华书店

吻眼睛

          清晨,花城率先醒来。他眨了眨眼睛,开始看起谢怜来。谢怜的睫毛很长,闭上了眼睛,便如轻巧的羽扇一般。花城看的很是入迷。

溢出纸外的是浮想联翩

       一纸笔墨,溢出纸外的是浮想联翩,不肯囿于此地。伴着睡意蔓延,却踟蹰不去。外面是下了雨,还是青空茫茫,都听不见了。

价值观扩容思维习惯

午休即将结束,先来简单记录下。
思维习惯真的蛮难改的。

享受每时每刻的普通人

周日带漫漫去新龙湖公园,坐在星巴克的冷气里看荷花,环球港挤得一塌糊涂,于是去了弘阳广场的必胜客大吃肉类,漫漫坐在儿童座椅里扔塑料餐具玩儿。

万物如其所是

“这里有两张那个,你来帮看一下。”
隔壁的柜员举起两张绿色纸币,是50元。

要保持善良就别看抖音

“我感到一种恐慌,一种在洞察各种人性后肆无忌惮地在人性的低劣性上加码的恐慌。但操蛋的是,往往这样做,却能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
东方盐湖城

本周到手的书很多。

我能留下什么

我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?

小小的幸福

中秋节后第一天+暴雨,堵车严重,用了近2小时到达公司,路上看了3个番茄钟的书,《天涯过客》,相较于其他阿加莎的书,我觉得算是很特别的一本。

永远向往山水之间

耳鸣,自己忍着,会好的。

茶喝多了

上次的话没有说完,始终觉得没有说尽。威海我还会回去的,让我如鱼得水的地方。

新世代

这种话从来就有吧。旧的时代已死,新的世代是废掉的世代。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你以旧的视角去看新的人,很容易能有这种想法。

做了一个选择

活得长久重要还是尽兴重要。命快没了的时候想要保命,活下来了之后又觉得活着也没有很必要。就是这样的左右摇摆。

怎么放弃

手不听使唤,轻微发抖,打字都艰难。心脏难受,做了什么错事吧,逆着心意的惩罚。想要劳拉西畔,什么能替代我的劳拉西畔。想吃药,想无事发生,想被切割发钝。想喝酒,想要晕厥过去。

人生再次遭受重创

如果人生再次遭受重创,停滞,依然首先想着活下去。即使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噩梦纪实

  我做了一个梦,而且还是噩梦。而我已经很久就“梦”分手了,尤其是“噩梦”。考虑到这个噩梦有点意思,又十分稀有,于是打算把它写下来。

结婚了该多好

今天在花园里见到先生了,先生开了个花店就在学校门口

说话算话

现在想来一头扎进那冰冷的水里,慢慢地沉下去,瞬间死亡淹没自己,难免觉得恐惧。每每梦到,醒来坐在床上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,但又觉得是在磨炼自己的意志,总想着这样多了也就可能就没知觉了。在此经历时也能更加坦然平静,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,明明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,躺在病床上望了几个月的天花板,心里空荡荡的,什么也不想做,只想睡觉睡到天荒地老。

心向阳光,坚韧生长

我个人来说,很少读校园题材的言情/纯爱小说,总觉得校园对于我们而言是最为熟悉的地方,很难写出新意。

太宰府天满宫

  记录下新年第一天下午拼命从大分驱车赶到太宰府后,第一次去太宰府天满宫。

讨厌过年

  长大后真的好讨厌过年,躲也躲不了,赶紧过完往后的日子,下辈子让我成为一颗自由自在的树吧。

前方的只有迷雾

前日开始读福柯,昨天读的晕头转向,他的文字很绕,总觉得在转圈圈,却不见真像,也许是我还不入法门,也许这个风格本身就是一种魅力?

真爱

不论时间过了多久我还是会在那年那天的火车站车厢内喜欢上你,不过也只能到喜欢这里过了。

担当

  在今晚11点我的父亲结束了一场针对我的批判会

火焰

  你独坐朝阳之下,手腕翻动按下黑白琴键。

冬夜

下雨了。

我的童年

 我叫琪,今年14岁,如果说我的童年是如何过去的,可以说是和别的小朋友没什么不同

要我改变

       无语,焦躁,怎么有那么多瑙缠捏,要我改变,为什么不是你改变?解释是完全没用的是吧?

不必回头

因为要把用了好多年的手提交出去,清理硬盘发现了第一个写文号(已销号)的数据导出。

流星在跳舞

昨天晚上睡前房间的窗户开了,因为懒得下床关窗,冻到失眠。最后还是忍不住下床关窗才能勉强入睡。不要小看冷风啊!

想要和需要的态度

一天24小时,只花了2小时看一部电影,就从昏昏沉沉的睡意中醒来,惦记着这部电影,思考着思考着,不自觉地就写下了带有爱意的文字。